24
2019
04

音位的定义在两个版本的书中有所不同.《语言学概论》(崔希亮)定义音位是某一语言或者方言中具有区别意义作用的最小语音单位.这也是我见过最常见的定义.但是,在《语言学纲要》(叶

来自ip:11.117.192.104的同学咨询

问题描述:

音位的定义在两个版本的书中有所不同.
《语言学概论》(崔希亮)定义音位是某一语言或者方言中具有区别意义作用的最小语音单位.这也是我见过最常见的定义.
但是,在《语言学纲要》(叶、徐)中定义音位是具体语言中有区别词的语音形式的作用的最小语音单位.并且强调,“区分词的语音形式”和“区分意义”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儿,举了个例子是,北京话中“爬”“耙耙子”和“葩”意义并不同,但是语音形式都是/ph a 35/,音位不能把这三个语素的不同意义区分开来.严格的说,音位所起的是区分词或者语素的语音形式的作用:音位序列相同的是语言中的同音词或者同音语素,音位序列不同的是语言中不同音的词或语素.
我觉得二者对于音位的定义并不矛盾,但是感觉不出来哪里不对

最佳答案:

你的发现很仔细.在上学的时候,对于音位这一章节的学习也一度让我迷茫.难点就在于对音位辨义作用的理解.
1.首先,这两种说法在教科书上都大行其道,广为接受.不能说它们有错.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语言学纲要》的定义更为恰当.
“音位具有区别词的语音形式进而区别词的意义的作用”这句话应该是目前关于音位的最精确的定义.注意,音位是首先要有区别“词的语音形式”的第一特性的.其次才可能区别词的意义“(意义、词意、语义).至于改变了语音形式是不是必然引起词在意义上的改变,那是不容置疑的.所以也可以说“音位区别意义”
2.例子中的说法,有点逻辑混乱./ph a 35/代表了与北京话”爬'、“耙”、“葩”相同语音的所有词.应该说,是这个音节(音位序列)并不能区别显示这些同音异义词,
并不是音位/ph/、/a /、调位/35/不能区别词意.音位之所以归纳为音位,是/ph/、/a /、调位/35/本身在音位序列中的【被替换就引起序列和序列符号所代表的意义产生变化】这一特性而决定的.所以这个例子我个人认为并不能证明“音位不能把这三个语素的不同意义区分开来“
3.音位这个概念处于西方,与结构主义、形式主义又有匪浅的渊源.区别语音形式进而区别意义”的说法也是翻译过来的.西方结构主义认为,意义与形式是不可分割的.形式变化必然引起意义变化.
而从音位的因为定义来看:a phoneme is the smallest contrastive unit in the sound system of a language.其中contrastive被翻译为“区别"、”对比“.在整个句子没有出现”意义“.有趣的是,翻译成中文定义就出现了”区别意义“的字眼.这种说法也没问题.可能西方定义的潜在话语就包括了”区别形式和意义“

发表评论:

◎如果您对该问题有其他更好的理解,希望您回答出来,感谢您的奉献。